yabosport

  王思聪的投资生涯起源于一次电竞收购。2011年,王思聪收购了正垂死挣扎的CCM战队,更名“IG俱乐部”。2012年,王思聪正式从游戏行业入手,开启投资生涯,投资集中在娱乐、游戏行业,IG俱乐部、香蕉文化和熊猫直播成为王思聪在泛文娱行业布局的三大支点。王思聪多次在获得高额回报后套现退出。

yabosport

  虞璐起诉要求确认2016年1月10日至2016年8月31日期间存有劳动关系,要求熊猫互娱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95000元。法院认为,根据该协议内容看,双方系合作关系,并无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驳回了虞璐所有的诉讼请求。  曹悦起诉要求,判令熊猫互娱支付款项363.18万元,并判令熊猫互娱承担至实际付清日止的延期付款利息损失(暂计10890元);本案诉讼费由熊猫互娱负担。  在3月熊猫直播关闭后,2019年7月15日,第三方信息平台企查查处信息显示,王思聪旗下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香蕉文化”)、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下称“香蕉娱乐”)于新增股权冻结警示信息,被执行人均为王思聪,冻结股权数额分别为6850万人民币、270万人民币。

  雷达财经注意到,王思聪此次被限制高消费,是因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熊猫互娱”)被旗下男主播曹悦起诉索赔。曹悦被熊猫互娱挖角后,遭原公司索赔。曹悦认为,根据协议,应当由熊猫互娱代赔,但熊猫互娱未出钱。因此,曹悦将熊猫互娱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定赔偿369.99万元,王思聪作为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王思聪的投资生涯起源于一次电竞收购。2011年,王思聪收购了正垂死挣扎的CCM战队,更名“IG俱乐部”。2012年,王思聪正式从游戏行业入手,开启投资生涯,投资集中在娱乐、游戏行业,IG俱乐部、香蕉文化和熊猫直播成为王思聪在泛文娱行业布局的三大支点。王思聪多次在获得高额回报后套现退出。  2019年3月8日,运营了3年多的熊猫直播宣布将关闭服务器。当时,熊猫直播创始人兼COO张菊元曾在告别信中对内部员工表示:“长达22个月未获得任何外部资金注入,两年中寻求的投资都未能确认,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只得做出了“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补充协议》中明确,若因曹悦与广州某公司解除协议产生违约责任,由熊猫互娱直接向前述公司赔偿,或在曹悦承担相关费用后由熊猫互娱向曹悦支付其已付款项。因协议发生的任何纠纷,由曹悦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经审查,嘉定区法院认为本案系合同纠纷案件。《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熊猫互娱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曹悦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限制消费令指出,因熊猫互娱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该限制消费令的颁布日期为2019年10月12日。  本案中,曹悦、熊猫互娱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发生纠纷由曹悦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补充协议》首页中载明乙方(曹悦)的住址即为上海市嘉定区某小区。该房屋产权人为曹悦母亲,曹悦长期居住于该房屋内,根据法律规定,公民离开住所地后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为其经常居住地,经常居住地与住所地不一致的,应当以经常居住地视为其住所。

  在3月熊猫直播关闭后,2019年7月15日,第三方信息平台企查查处信息显示,王思聪旗下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香蕉文化”)、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下称“香蕉娱乐”)于新增股权冻结警示信息,被执行人均为王思聪,冻结股权数额分别为6850万人民币、270万人民币。  11月4日,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51亿元。  2017年7月15日,张潇与熊猫互娱签订《熊猫直播主播独家合作协议》,约定:2017年9月15日至2018年9月14日期间,张潇作为熊猫直播的独家签约主播,在熊猫直播平台以第一视角直播和解说炉石传说、狼人杀、绝地求生游戏,或以主持人身份进行现场户外或事件报道、评论。张潇每月直播数不低于120小时,每月直播天数不少于15日……  《补充协议》中明确,若因曹悦与广州某公司解除协议产生违约责任,由熊猫互娱直接向前述公司赔偿,或在曹悦承担相关费用后由熊猫互娱向曹悦支付其已付款项。因协议发生的任何纠纷,由曹悦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最终,法院认定,曹悦和熊猫互娱签订《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未违反法律规定、  曹悦起诉要求,判令熊猫互娱支付款项363.18万元,并判令熊猫互娱承担至实际付清日止的延期付款利息损失(暂计10890元);本案诉讼费由熊猫互娱负担。  熊猫互娱同意将熊猫直播平台的相关资源提供给虞璐,帮助虞璐在熊猫直播平台上提升人气和收益。熊猫互娱承诺将根据原告的内容质量和表现,并根据熊猫互娱的时间安排向虞璐提供不低于人民币800万元的包装推广。虞璐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均自行安排,双方按比例分配直播观众打赏的款项。  有熊猫的运营人员称,王思聪重金挖来的大主播非常不好管理,因为他们本身就和王思聪很熟。

  曹悦称,终审判决后,熊猫互娱聘请的律师未及时将判决结果告知曹悦,直至该案执行法官通知后才知晓判决结果。曹悦多次与熊猫互娱沟通,要求熊猫互娱根据协议约定向广州某公司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付款义务,但熊猫互娱拒不履行。  有业内人士表示,直播是非常残酷的行业,全力以赴都很难做好。王思聪权限下放后,在熊猫直播投入的精力有限,而其他高管不具有王思聪的人脉和资源,熊猫的确很难在残酷的市场上存活。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诉讼法》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6399.14元,减半收取18199.57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诉讼费23199.57元,由熊猫互娱负担。  熊猫互娱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曹悦户籍地属于上海市普陀区,本案应由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管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